当前位置:【医疗事故】 > 经典案例 >

王冰律师诉被告哈尔滨骨科医院鉴定陈述

发布时间:2014-01-08 11:59 点击次数: 在线咨询律师

王冰律师诉被告哈尔滨骨科医院鉴定陈述


患者于2012年5月20日入住被告医院,诊断为“右尺骨鹰嘴骨折、右肱骨远端骨折、骨筋膜室综合症”,于5月20日在复合麻醉下,行“切开探查减压术、石膏固定术”,于6月2日出院,患者石膏外固定8周后去除石膏,肘关节功能明显受限,康复治疗效果不明显,于2012年8月6日到北京积水潭医院求诊!确诊为:肱骨内上髁骨折(右、陈旧)、骨筋膜室综合症(术后)、尺神经正中神经损伤(右)。于2012年8月17日,在全麻加臂丛麻醉下行“尺神经松解前移,陈旧内上髁骨块切除术”,患者于8月20日出院。

现患者右侧肘部运动受限,仍然功能障碍。已经构成肢体残疾

受死者家属的委托,就医疗机构及其诊疗医师的医疗过错行为,发表如下鉴定意见:
1、就本案而言,被告医院医师的治疗行为存在多处医疗过错行为!
一、骨折诊断错误
我们查阅了患者的相关病历资料,患者为5月20日入院,就在当天医院为患者加拍了肘关节的16层螺旋CT三维重建成像。

CT室报告单 :
检查所见:右侧肘关节CT三维重建:右侧肱骨远端外下部局部骨质不连续,断端局部略分离,右侧尺骨鹰嘴略脱出鹰嘴窝,其内可见游离骨质影,右侧桡骨近端未见明确异常。

诊断意见为:1、右侧肱骨远端外下部骨折;
            2、右侧鹰嘴上方游离骨质,可疑骨折合并半脱位?请结合X线检查。
在我们可以看到的材料中及CT片子可以看出:右侧肱骨远端外下部骨折,右尺骨并没有骨折断端,且右侧肱骨远端骨折块卡压在肱尺关节内,这与患者受伤当时在当地医院手法复位及积水潭医院诊断及治疗相符。

患者石膏外固定8周后去除石膏后,肘关节功能明显受限,康复治疗效果不明显,患者家长经过多方努力于2012年8月6日到北京积水潭医院求诊,确诊为:肱骨内上髁骨折(右、陈旧)、骨筋膜室综合症(术后)、尺神经正中神经损伤(右)。于2012年8月17日,在全麻加臂丛麻醉下行“尺神经松解前移,陈旧内上髁骨块切除术”。

自此,患者及其家长才清楚,医院在对本例患者诊断上存在过错,是造成患者治疗错误的原因。

二、手术治疗错误

由于诊断错误,医院于5月20日在复合麻醉下,以“右尺骨鹰嘴骨折、右肱骨远端骨折、骨筋膜室综合症”,行“骨折切开探查减压术、石膏固定术缝合术”。
从北京积水潭医院的诊断、治疗的情况看,医院在诊断上错误,而且在手术治疗的过程中,根本没有解决骨折及游离骨折块、神经血管受压的问题,从手术记录上看,“右肘外侧S型切口,逐层切开,探查见骨折对位尚可”是指哪个骨折?为什么不处理?“骨筋膜室综合症”的治疗:前臂共有浅、深屈肌筋膜室和伸肌筋膜室三个筋膜室,需要几乎前臂全长切口进行筋膜切开对神经血管受压进行减压,共有掌侧,掌尺侧及背侧几个切口,而不是医院手术记录中的“右前臂桡侧中部做纵行切开长约4cm,切开骨膜,减压”,该操作没有对骨筋膜室综合症起到减张作用,而且我们怀疑该操作损伤了病人的桡神经。术中没有对尺桡神经及正中神经进行探查、松解,相反进行了强拉缝合。
基于以上错误操作及治疗使关节内骨块滞留对关节功能障碍造成直接影响,骨筋膜室综合症没有进行彻底减张造成“尺神经正中神经损伤”。

三、手术后监护不到位及治疗过度

按照医疗诊疗规范,患者在手术后应该定期复查,尤其是在发现患者恢复不好、关节运动仍然障碍的情况下,更应该完全注意到存在的问题。

在患者手术后到出院期间,手术医师完全应该认识到存在的问题,并且应该在第一时间予以解决,否则对患者将会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后果。

术后对于一类手术切口使用头孢硫脒,而且使用长达十天,小牛脾提取物注射液适应症是什么?蛇毒血凝酶注射液适应症是什么?这些给患者身体及经济造成很大负担。

四、造成的后果严重

由于手术中没有发现和对肱骨内上髁骨折块进行处理、手术后骨折块长期卡压在右肘关节,并且手术后石膏外固定8周。因此造成患者内上髁骨折块陈旧、坏死、组织粘连严重,肘关节僵直,功能障碍;骨筋膜室压迫没有解决及手术损伤造成尺神经、正中神经变性、萎缩、粘连,引起相应功能障碍!

到北京积水潭医院所做的诊断为:肱骨内上髁骨折(右、陈旧)、骨筋膜室综合症(术后)、尺神经正中神经损伤(右);手术名称为:“尺神经松解前移,陈旧内上髁骨块切除术”。术中将肱尺关节内骨块摘除,尺神经松解前移。
    这些已经明确表明了医院存在的医疗过错行为,

五、术前准备不充分

按照临床诊疗常规和规范,手术前准备应该对手术部位、骨折情况、骨折块位置,做出准确的定位。不但可以明确诊断,而且可以很好的帮助手术医师定位、指导手术的进行和操作。

从手术前医师的检查和诊断就可以看出,医师过于依赖患者自带的X线片子和螺旋CT报告,没有再次复查X线片子。医师注意到了骨折及筋膜室综合症可能对血管松解的压迫,但是,没有做出正确的诊断和治疗。

因此我们认为:患者当天入院,当天手术体现了医师的高效率。但是,仅仅再需要半个小时完全可以完善的检查没有去做,片子等检查材料也没有仔仔细细的审阅,这样的手术是匆忙的,我认为是没有做好手术前准备的。

2、损害后果

在被告医院治疗过程中,诊断错误,盲目手术且手术错误操作、术后监护不到位、治疗过度、不能够及时发现存在的问题、无法及时纠正存在的错误,造成患者残疾;使原本完全可以治愈的疾病、原本一个简单的手术,由于被告医院的医疗过错行为导致了患者残疾的严重后果,侵害了患者的健康权。对患者造成学习、工作的障碍和精神痛苦。患者现在的年龄为14周岁。

3、关于医疗过错与医疗损害后果之间的关系

患者在入院治疗时,仅仅存在“肱骨内上髁骨折”(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住院记录),身体并不存在其他疾病,尤其是不存在必然导致患者残疾的高危、严重疾病,不存在导致患者残疾的直接原因!如果经过规范的治疗,完全可以取得良好的治疗效果,完全可以痊愈出院。由于被告医院的医疗过错行为导致患者症状不断加重。因此被告医院对以上后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被告医院的医疗过错与患者损害后果之间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

 

代理律师:王冰 律师
                                


手 机:13426183608

http://www.wblawyer.com.cn     中国医疗事故纠纷律师网 
  
E-mail:tree32@sina.com       tree33@163.com

 

代理律师:王冰 律师

文章来自于:http://www.wblawyer.com.cn/

中国医疗事故纠纷律师网   王冰  律师

2014年1月8日

姓名: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中国医疗事故纠纷律师网 京ICP备06038976号Copyright © 2012-2024 版权所有医疗事故纠纷部 王冰律师
手机:13426183608电子信箱:tree32@sina.com tree33@163.com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安慧桥亚运村中国五矿大厦11楼1121室
北京市国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