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医疗事故】 > 法律服务 >

王冰律师:医疗损害精神损害赔偿金是怎么规定的?

发布时间:2014-01-06 11:04 点击次数: 在线咨询律师


王冰律师医疗损害精神损害赔偿是怎么规定的?

 

应当说精神损害赔偿金是最能够体现我国“国情特色”的法律规定了!


1、赔偿数额没有具体的计算标准
在《人身伤害解释》的规定中,患者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在《精神损害赔偿解释》中规定,自然人因下列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利遭受非法侵害,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但是对于精神损害赔偿金的数额计算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标准。


2、精神损害赔偿的界定和方式
在《精神损害赔偿解释》中规定,因医疗侵权致人精神损害,但未造成严重后果,受害人(患者及其家属)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一般不予支持,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形判令侵权人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
因医疗损害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医疗机构)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患者及其家属)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3、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履行方式
我国的《精神损害赔偿解释》中规定,精神损害抚慰金包括以下方式:
(一)致人残疾的,为残疾赔偿金
(二)致人死亡的,为死亡赔偿金
(三)其他损害情形的精神抚慰金。
同时又规定,法律、行政法规对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等有明确规定的,适用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因此,在医疗纠纷案件诉讼中,除了上述的赔偿项目外,还单独列出精神损害赔偿金的项目。这也是医疗纠纷诉讼案件与其他民事纠纷案件不同的地方!

 

4、精神损害赔偿金的确定因素
我国的《精神损害赔偿解释》中规定,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以下因素确定:
(一)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二)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
(三)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
(四)侵权人的获利情况;
(五)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
(六)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


因此,从上面的法规规定中,患者及其家属就应当看到,法律规定中没有像其他赔偿项目一样,那么明确的给出计算赔偿数额的方式。该法律的规定只是给出了可供考虑的范围和情况,没有计算标准。在相关的法律规定中,精神损害赔偿是最为特殊的,原因就在于此!


5、赔偿数额由患者及其家属酌情提出
从患者及其家属的角度看,任何确定赔偿数额一直是比较关心的问题,但是,单纯从法律的规定上看,无法给出一个相对确切的数额,因此,精神损害赔偿应当由患者及其家属自己“酌情”决定赔偿数额!


在这里我们给出一些建议:由于我国诉讼法规定,诉讼费的缴纳是根据患者及其家属在立案时提出的赔偿额来计算的,所以,如果患者及其家属在立案时将精神损害赔偿数额要求的很高,势必造成诉讼费的提高,加重了患者及其家属经济负担,如果该部分赔偿要求没有被法官支持的,则患者及其家属的诉讼费就“浪费”了一部分。而根据我国诉讼法的规定,患者及其家属在诉讼中变更诉讼请求数额;当事人增加诉讼请求数额的,按照增加后的诉讼请求数额计算补交;当事人在法庭调查终结前提出减少诉讼请求数额的,按照减少后的诉讼请求数额计算退还。因此,患者及其家属在立案时,不要提出太多的赔偿数额,在诉讼中如果看到被法院支持的可能性比较大的,可以按照法律的规定酌情增加赔偿要求,包括其中最不确定的“精神损害赔偿”。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维护患者及其家属的合法权益!


3、赔偿数额由法官酌情判决
从上面的法律规定大家已经看到了,法官在判决确定精神损害赔偿数额的时候,也同样是没有计算标准的!在法律的术语上叫做“酌定情节”,也就是说法官自己“估量”的思考的情况!因此,最终的判决数额就很难说是多少了!当然,患者及其家属与对法官还是应当有足够的信心的,在北京、上海、广州等这样的大型城市,法官也是“分专业”的,有的法官是专门审理医疗纠纷案件,不但对于医疗技术问题有一定的研究和理解,而且从评定经验上也是比较“有数”的,不会有“大起大落”的情况。

与这样的法官交流起来,也不会有太多的障碍。我们作为医疗专业律师,也是最喜欢这样的法官。当然,在这里我们也并没有贬损地方法官的意思。在我曾经到贵州某地办案的过程中,无意与法官的交谈中,她们说这里法院一年受理的医疗纠纷案件才几件。因此,对于地方基层法院来讲,要求她们对医疗技术和医疗法规有细致的研究是不太现实的。每年几件案子,判决经验也无从谈起了!因此,我们也应当充分理解地方基层法官的客观情况。

4、精神损害赔偿在中国
应当说在我国的《人身伤害解释》的规定中能够以法律的形式规定精神损害赔偿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在以前的相关法规中,尤其是刑事犯罪中,由于施行的是国家追诉制,受害人及其家属在收到犯罪嫌疑人的伤害后,是不可以向法院提出“精神损害赔偿”要求的。受害人及其家属的心情可想而知!在我国以前的相关医疗法规中,对于精神赔偿,要么没有规定,要么赔偿数额很少。因此,该项赔偿往往属于从属地位。

在《人身伤害解释》的规定中,虽然法律没有给出具体的赔偿数额计算方法,但是,同时也给患者及其家属提出赔偿数额的“自由空间”,在庭审过程中,法官也可以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患者及其家属的损害情况、社会影响及其危害等等因素,客观的考虑赔偿数额的多少。

精神损害赔偿在我国还是一个属于“从属和补充”地位的赔偿项目!就其地位来说,不是医疗损害赔偿的主要部分。赔偿的数额在整个医疗损害赔偿的数额中所占的比例和份额也是比较少的。在我们接待的医疗纠纷咨询中,有些患者家属一张嘴就要五六十万的精神损害赔偿数额。这样是很不现实的,从他们的言谈中就可以清楚的发现,这些患者家属对我国的相关法律规定根本就不知道,而且所得到的信息,往往来自于电影、电视等影视作品,并且还是欧美电影居多!

这些患者家属往往都对法律非常有兴趣,比较关注“法制节目”,还比较“自信”,认为自己接触的、了解的比较多,“经验”还是有的!当在咨询的过程中律师给了“一盆冷水”后,这些患者家属的反应是,这个律师“不够专业”或者“太缺乏同情心了”,我们受了这么多的痛苦,才这点儿精神损害赔偿金!

不知道患者及其家属是否注意到,我国外交部门,在回答国外媒体指责我国“人权问题”的时候。往往是回答我们保障公民的“基本的生存权和发展权”。什么是“基本的生存权和发展权”?如果公民由于生活贫困,马上就要被饿死了,国家是应当向你提供救济的,比如:失业救济金、最低生活保障金、农村“五保户”的救济金等等。只是维持一个人不要出现饿死的情况,如果领取“失业救济金、最低生活保障金”,还能够使人们“富裕”起来,谁还会去劳动呢!所以,最基本的生存权,就是要保障最低的生活水平。“最基本的发展权”最主要的体现在国民受教育的权利上,所以,国家在加大教育投入,部分地区实现了免除学杂费。

从总体上看,我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国家并不富裕,每年还有那么多的“绝对贫困人口”需要政府的救济。国家能够做到保障基本的“生存权和发展权”,客观的说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在老北京的朋友见面打招呼时爱问一句“您吃了吗?”。在中国的历史上老百姓能够吃饱饭,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所以,在国外的问候中,是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问候的!我国法律的设定也是根据我国的国情实际和历史传统来设计的。这并不意味着我国的法律就是落后的,我国只是根据国家的具体情况制定法律政策罢了。

国家社会保障能够的有限也是客观存在的现实。患者及其家属在医疗纠纷诉讼中,千万不要受影视作品的影响!我曾经看到一则报道,说一个美国人长期吸“万宝路”香烟,之后患上肺癌,因此将“万宝路”所属的菲里普﹒莫里斯烟草公司告上法庭,最终法庭判处烟草公司赔偿该患者一亿美元。

像这样的判例,在我国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不管影视作品中表演是何等精彩;故事情节是何等“跌宕起伏”。那就是影视作品,它与实际的医疗诉讼相差千里。如果患者及其家属要通过诉讼解决医疗纠纷的,最好将自己的“经验”统统忘掉。否则,在诉讼中还不够律师向他们做解释的时间呢,这样的无用“经验”,只会增加诉讼的障碍、加重律师的工作量。对于诉讼结果没有任何帮助!

我国与欧美这些国家的法律体系是不相同的,“个案比较”在欧美国家是可以适用的。在我国只是一个参考案例,不可以作为比对对象!因此,很多患者家属是拿着报纸或者判决书,来比较自己的案子,要求赔偿数额等等。一看就知道“基本属于法盲”。就是两个患者患上相同的疾病、相同的诊断、治疗、相同的医疗过错、造成相同的损害后果、提出相同的诉讼请求,法院做出不同的判决结果也是正常的。这并不是法官的水平有问题,而是我国的法律体系就是这样规定的。并不完全是人为因素造成的。

 


代理律师:王冰 律师
                                


手 机:13426183608

http://www.wblawyer.com.cn     中国医疗事故纠纷律师网 
  
E-mail:tree32@sina.com       tree33@163.com

 

代理律师:王冰 律师

文章来自于:http://www.wblawyer.com.cn/

中国医疗事故纠纷律师网   王冰  律师

2014年1月6日

姓名: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中国医疗事故纠纷律师网 京ICP备06038976号Copyright © 2012-2024 版权所有医疗事故纠纷部 王冰律师
手机:13426183608电子信箱:tree32@sina.com tree33@163.com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安慧桥亚运村中国五矿大厦11楼1121室
北京市国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