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冰律师代理诉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医疗损害赔偿案

发布时间:2013-10-17 11:58 点击次数: 在线咨询律师

王冰律师代理诉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医疗损害赔偿
患者本人鉴定陈述

尊敬的各位专家:

2012年9月,我因为患尿毒症在被告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住院治疗,2012年12月27日,被告为我实施了肾脏移植手术。手术之后,我的睾丸一直肿胀疼痛并且没有性欲要求,但是我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直到2012年8月,我到被告医院复查时才得知自己的输精管在进行手术时被切断了。

后来我到其他医院检查发现,我的睾丸已经萎缩变小,输精管萎缩变细,并且有硬结产生,睾丸酮低于正常值范围,精子数为0,已经完全丧失了生育能力。

被告虽然在手术前与我签署了《手术知情同意书》,但是,在我明确向医师告知自己还未结婚生育的情况下,在要求对自已的生殖系统进行保护的前提下,被告不但没有明确如实告知手术中存在的各种风险,还向我作出了“没有问题”的承诺,而且在手术之后还长期故意隐瞒了手术中已经将输精管切断的事实。由于被告没有履行告知义务,隐瞒手术风险及实情,剥夺了我的知情同意权,因此被告的行为属于违法伤害我身体的行为。

另外,北京协和医院肾外科漫不经心的工作态度,也是造成现在的治疗效果的一个原因。该科室的医生平时工作就比较散漫,每次查房的时间不过三四分钟,询问患者的情况寥寥草草,对应的处理不及时,手术医生与术前谈话医生工作脱节,不能妥善的传达患者对手术的要求,同时介绍手术治疗方式有欠缺,不能使患者很好的了解手术治疗方案。因此,北京协和医院出现该医疗事故是必然的。

各位鉴定专家,我的状况是未婚,并且没有子女,由于被告的过错行为,我的睾丸已经萎缩变小,输精管萎缩变细,没有精子排出,这意味着我已经完全失去了生育能力。我将无法真正体验为人父亲的快乐,无法享受父子之情的天伦之乐。我的老父母亲盼我生儿育女传宗接代的希望已经彻底破灭。使我在内心里感到对不起老父老母,对不起他们的养育之恩。

由于我的睾丸酮低于正常值范围,没有性欲要求,性功能障碍,与我相恋多年的女友也离开了我。从那一刻起,我不但失去了一个女人的爱,更失去了一个男人的尊严。我已经无法正视任何一个女孩子的目光,更不敢面对任何一个男人投来的怀疑的目光。周围的亲戚,朋友对我病情的询问,我已经麻木到不用去区分是关心还是嘲笑了,我的心理承受着来自社会的巨大压力。

手术之后,我的睾丸一直肿胀疼痛,轻微的体位改变甚至走路都感到难以忍受的坠痛,这给我的生活和工作带来了巨大的不便,由于经常需要到医院检查治疗,我无法保证工作的时间和精力。原工作单位解除了我的工作关系。由于没有了经济来源,我的经济状况拮据。维持一般的生活都很困难,主要依靠亲戚,朋友借钱度日。

由于这一个手术,使我原本幸福的生活被彻底的改变了,我没有了生育能力,失去了作父亲的可能;我没有了工作,失去了经济来源;我没有了恋人,失去了爱人的关爱;我没有了性能力,失去了家庭生活的快乐;我没有了男性特征,从此将忍受别人的歧视和偏见。我的内心承担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和社会压力。面对父母无奈的表情,面对社会歧视的目光,我几乎丧失了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

我曾经无意中问过同在一起住院的病友,他们没有一个因为肾脏移植手术而切断输精管的,手术后没有一个睾丸肿痛,输精管萎缩的,有的病友在手术后还有生儿育女的,病友们普遍反应,手术后性欲和性功能都比手术前有所加强!那么为什么在我的身上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2013年4月14日我向北京市东城区医学会申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东医鉴字『06-001』号),然而,鉴定专家违背事实和法律在承认医治过程中存在明显的缺陷的同时,竟然作出了不属于医疗事故的鉴定结论。

在座的各位专家,我作为一个不幸的患者,在忍受病痛折磨的同时,还要遭受专业专家的欺骗和谎言。我在彻底绝望之前,寄希望予在座的各位专家;寄希望予你们的良知和社会正义感;寄希望予国家的法律和法规;在座的各位专家是我最后的一线希望,我企望各位专家凭借你们的学识和良知,给我一个公正的鉴定。

 


                     代理人  王冰  律师

                            2013年9月26日

 

 

文章来自于:http://www.wblawyer.com.cn/

中国医疗事故纠纷律师网   王冰  律师 

2013年10月8日

 

王冰律师在北京广播电台直播间

 

姓名: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中国医疗事故纠纷律师网 京ICP备06038976号Copyright © 2012-2024 版权所有医疗事故纠纷部 王冰律师
手机:13426183608电子信箱:tree32@sina.com tree33@163.com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安慧桥亚运村中国五矿大厦11楼1121室
北京市国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