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医疗事故】 > 医疗动态 >

王冰律师诉北京协和医院医疗鉴定陈述

发布时间:2013-12-16 21:24 点击次数: 在线咨询律师

 

尊敬的各位专家:

     王冰律师诉被告北京协和医院医疗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中,受患者的委托,北京市国振律师事务所的指派,我们作为原告的代理人,现根据本案法律事实、法律依据,以及医学常识发表以下意见:

一、被告存在严重的医疗过错行为

(一)、被告违反法定的告知手术风险义务原则。

执业医师对就医者实施治疗前,必须向就医者本人或亲属书面告知治疗的适应症、禁忌症、医疗风险和注意事项等,并取得就医者本人或监护人的签字同意。


被告虽然在手术前与原告签署了《手术知情同意书》,但是,在原告明确向医师告知自己还未结婚生育的情况下,在要求对自已的生育系统进行保护的前提下,被告不但没有明确如实告知手术中存在的各种风险,还向原告作出了“没有问题”的承诺,而且在手术之后还长期故意隐瞒了手术中已经将输精管切断的事实。由于被告没有履行告知义务,隐瞒手术风险及实情,剥夺了原告的知情同意权,因此被告的行为属于违法伤害原告身体的过错行为。

﹙二)、被告在对原告进行肾移植手术中并没有尽到勤勉谨慎的注意义务,采取切断输精管的治疗方式及措施错误。

1.被告对原告进行肾移植手术过程中,没有尽到勤勉谨慎的注意义务。

原告明确告知医师自己还未结婚生育,要求对主治医师对自已的生育系统进行保护,被告不但没有明确如实告知手术中存在的各种风险,还向原告作出了“没有问题”的承诺,被告没有忠实履行如实告知的义务,还隐瞒了手术风险及实情。在原告明确提醒被告特别注意的情况下,被告应当积极采取措施选取尽可能避免伤及原告生殖系统的手术方式,被告更应当尽到勤勉谨慎的注意义务避免损害的发生。

2.被告在手术中将原告的输精管切断,并非必须的医疗方式与措施。
被告在答辩状中称,切断输精管是“为使手术获得满意效果而采取的必要措施”,在原告告知自己没有结婚,要求保护生殖系统的情况下,切断输精管更应当慎重,最起码应当明确告知原告,取得原告的同意。                 
3.该损害后果的发生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首先,输精管并非必须切断,在原告明确要求保护生殖系统的情况下,更不应当仅仅为了暴露充分而切断对患者来说至关重要的器官。

其次,即使切断了输精管,积极采取补救措施也并非不可能,假如在手术中立即对患者施行吻合断端,输精管融通术,那么原告也不至于出现现在的情况。

第三,即使输精管有切断的必要,也应当妥善的处理受损器官,避免原告出现睾丸萎缩,附睾结节,睾丸胀痛的后果。不至于给原告带来巨大的肉体上的痛苦和生活上的不便。

4.被告医院采取该种治疗方式,并没有达到使手术满意的目的。

原告实施移植手术以后,睾丸肿痛萎缩,附睾结节,输精管萎缩,阻塞,同时患者无精子,股骨头坏死,肾性高血压,糖尿病,皮肤病等等,患者出现了比手术前更为严重的病症和并发症,该手术治疗失败,没有达到预期的治疗效果,选取该手术方式是错误的。

5.被告医院采取该种治疗方式,只是切断了原告的一侧输精管,但是,原告出现无精症,睾丸酮低于正常值的症状。被告对原告身体的伤害不仅仅是切断了一侧输精管!而是对患者整个生殖系统的毁灭。

被告一方在答辩状中曾经解释为长期服用抗排斥药物所致,我们认为该理由毫无道理:

首先,抗排斥药物主要是免疫抑止剂,如糖皮质激素地赛米松类物质。临床实践表明,糖皮质激素对性腺及性激素的影响是十分有限的,加之人体代谢掉的和生物利用度的限制,其生物活性不足以对抗体内自身激素,更不会强大到使性腺萎缩的地步。

其次,糖皮质激素与性激素同属于人体激素的范畴,但是其生理作用却大相径庭:糖皮质激素主要生理作用是参与能量代谢,同时具有免疫抑止作用,其作用的靶器官较为广泛;性激素的生理作用主要用于维持性特征,作用的靶器官较为单一,为性器官,骨膜,肌肉等。

两个激素的生理作用,作用机制,靶器官各不相同,它们之间的相互影响也十分有限,糖皮质激素的作用,不至于使原告的睾丸酮低于正常值。

第三,其他类药物如:田可,骁悉等,这些药物对原告的性器官和性激素的影响也是十分有限的,不足产生现在的情况。

另外,被告医院在答辩状中提出原告长期处于血尿素氮,肌酐异常水平状态,因此影响了原告男性生育及性功能。以上说法没有道理:

首先,肌酐,尿素氮为人体代谢产物,通过肾脏排出体外。尿毒症患者因代谢异常,两者的测定值会有所提高。但是肌酐,尿素氮对患者生殖系统的影响是十分有限的,就连被告医院提交的证据材料《男科学》中也没有关于肌酐,尿素氮长期持续高水平对生殖系统会有影响!

其次,即使肌酐,尿素氮长期持续高水平对生殖系统会有影响,那么在患者肾脏移植完成后,肌酐,尿素氮基本正常的情况下,原告的精子数量和睾丸酮还是不正常?

第三,即使肌酐,尿素氮长期持续高水平对生殖系统会有影响,因为那时患者处于病理状态,现在患者已经手术后两年多了,难道患者的不正常状态还是由于两年前的病理状态造成的?

另外,我们提醒各位专家注意,患者的生殖系统在手术前是完好的,通过调取医患双方在医学会医疗事故鉴定中的陈述就可以证明这一点。

针对以上这些问题的证明责任,根据民事诉讼案件举证责任原则,应当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但是,被告向法庭提交的证据并没有证明:在进行肾移植手术过程中,被告已经尽到了勤勉谨慎注意的义务;切断输精管是必要的方式及措施,是难以避免的损害后果,是比不切断取得了更好的手术满意效果。因此,被告目前无法证明在手术过程中将原告输精管切断的行为不存在任何的过错责任。

二、被告在手术前、手术中、手术后的一系列过错行为与原告目

前身体损害后果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

在手术前,原告的性功能及生育能力是正常并健康的。经过被告手术之后,原告睾丸一直肿胀疼痛并且没有性欲要求,但是原告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直到2004年8月,原告复查时才得知自己的输精管在进行手术时被切断了。原告的状况是未婚,没有子女。目前原告睾丸长期肿痛并且萎缩,睾丸酮低于正常值范围,没有性欲要求,完全丧失了生育能力(精子数为0)。原告本来健康的器官受到了严重的损害,加上女朋友离开的打击,年老父母亲盼儿传宗接代希望的绝望,使得原告几乎丧失了对生活的信心,精神上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虽然北京市东城区医学会的鉴定专家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了不属于医疗事故的结论,但也不得不承认被告在对原告诊疗过程中存在明显的缺陷。

根据民事诉讼案件举证责任原则,对手术过程中切断输精管的行为与原告目前身体受损后果是否存在因果关系的举证责任,应当由被告承担.但是,目前被告不能举证证明手术中切断输精管行为与损害后果不存在因果关系,也不能举证去证明原告的损害后果是由于其他因素而造成的。

   

 


代理律师:王冰 律师

文章来自于:http://www.wblawyer.com.cn/

中国医疗事故纠纷律师网   王冰  律师

2013年12月16日

 

姓名: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中国医疗事故纠纷律师网 京ICP备06038976号Copyright © 2012-2024 版权所有医疗事故纠纷部 王冰律师
手机:13426183608电子信箱:tree32@sina.com tree33@163.com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安慧桥亚运村中国五矿大厦11楼1121室
北京市国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