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冰律师诉山西省阳泉市第三人民医院鉴定意见

发布时间:2017-12-20 10:44 点击次数: 在线咨询律师
王冰律师诉山西省阳泉市第三人民医院鉴定意见
 
尊敬的各位专家:
 
阳泉市第三人民医院 存在的医疗过错行为:
 
一、诊断漏诊
我们复阅病历记录:
 
患者在2016-1-7入院,诊断为“头面部外伤、颈部损伤、胸部软组织损伤”
 
2016-1-24做影像学检查(头颅、颈椎MRA)显示:颈3/4、颈4/5、颈5/6椎间盘突出。
 
2016-4-20行颈前路4/5、5/6椎间盘摘除、Cage植入、植骨融合内固定术
 
2016-4-25复查。颈4/5、颈5/6人工椎间盘置入术后
 
1、首先明确一点,在患者受伤入院前(2016-1-7),是不存在任何颈部椎间盘的病症的,本次患者出现的病症,完全是由于外伤继发引起的椎间盘突出;
 
2、椎间盘突出属骨科外伤引起的,不可能存在“迟发”的可能;那么,从患者2016-1-7入院、2016-1-24做影像学检查确诊。在这患者住院的17天里,患者怎么自己就发生椎间盘突出了呢?因此,可以确定患者入院的时候,已经发生了外伤性的椎间盘突出,而被告医院没有做出及时诊断和治疗。漏诊诊断。
 
3、按照医疗规范,患者属于外伤面部、颈部、胸部,常规查体外,应该做常规,做颈部的影像学检查,即为了确诊,也为了排除可能存在的诊断、防止漏诊;
 
4、我复检病历资料,患者如后,仅仅在2016-1-11做颅脑CT。并没有扫到颈椎。而且这个时候,已经是入院后的第5天,确诊前(2016-1-24)第13天。我们的问题是,作为在当地的大型三甲医院,在有医疗技术条件的情况下,为何不在第一时间做影像学检查;在患者自述仍然不舒服,要求医师做检查、明确诊断的时候,为何要在入院后5天,才做部位不对的颅脑CT;患者继续反应治疗无效,入院后第17天,才做颈椎的MRA。
 
5、这个计算来,患者的颈椎盘突出症,整整在医院放置了17天,才被发现;而发现了就尽快治疗,为何有拖了将近3个多月(2016-4-20)才做手术?
 
被告医院的上述行为,不但违反诊疗规范,而且延误治疗,造成对患者伤害。
 
二、延误治疗
 
根据《脊髓损伤基础与临床》人民卫生出版社第3版,对于脊椎、脊髓治疗的原则是“治疗愈早愈好”,对脊髓损伤进行MP治疗,必须在8小时之内,3个小时内最好,可持续24-48小时,早期应用MP治疗可使脊髓损伤恢复60%。
 
本案后期颈部影像学检查明确了患者3/4、4/5、5/6颈椎椎间盘突出压迫脊髓、引起压迫症状及椎管狭窄。按照医疗规范外伤引起的脊髓损伤的,最佳手术期为12个小时,有神经压迫的症状应急诊手术。本案患者应该在明确诊断后,尽快前后入路开放、做减压手术;否则,脊髓长时间压迫后,缺血、变性、坏死将会不可逆。患者的损害后果无法挽回。
 
患者的椎间盘突出压迫脊髓完全是由于“原发外伤”引起的。我们要问:患者当时的情况,是否有开放手术的适应症、是否存在不应该手术的禁忌症?是否是急诊手术?
 
更重要的是,不论本案患者“原发伤情”多么严重,至少可以明确的是,MP及开放手术至少可以做到,保护细胞膜,抑制脂质过氧化,减压、引流、减轻水肿及出血。我们不说完全治疗患者,起码患者的伤情可以有效缓解、症状减轻、患者的伤害程度要比现在的轻。
 
漏诊使明确诊断、尽早药物治疗及手术都治疗不可能。而无诊断、无手术等于放任了患者损失后果的发生。在客观上加重了损害后果。
 
三、入院处理不符合原则
 
我们查看患者病历记录。
 
我们看到被告医院在所谓的治疗中,也有消肿的相关记载。一般临床上对于中枢神经损伤(大脑、脊髓),都有消肿(利尿、脱水)、抗感染、止血、补液、保护胃黏膜(防止应激性溃疡)、营养神经、促神经功能恢复药物、清除自由基、低温保护、激素治疗等等。
 
查看医嘱单,不论长期医嘱、还是临时医嘱,在13号之前,没有任何针对性治疗!
 
营养神经、促神经功能恢复药物、清除自由基、低温保护、激素治疗这些治疗措施在哪里?从13号开始才有脑损伤神经功能恢复的“奥拉西坦”(脑复智)的使用;这很大原因是11日做了颅脑CT,在报告没有任何异常的情况,应患者不舒服的要求给药的,而不是医师主动治疗的需要,就是真的使用了,也是针对颅脑的,而不是针对颈椎受损的,因为确诊是在2016-1-24做影像学检查(头颅、颈椎MRA),这个时候还不知道颈椎受损呢!
被告医院的这个诊疗措施是违反基本治疗规范的。
 
我们说:这些治疗措施,都应该尽早应用。并且是越早越好,而不是等到患者病情已经不可逆的时候,去告知患者存在这样的危险性。
 
四、继发造成损害
早期发现的意义在于,可以早期治疗;本案患者不但手术没有起到预期的作用,手术后,患者症状不但没有得到改善,反而病症不断增多,严重影响患者的个人生活及护理负担。
 
 
分析意见:
1、医院未及时诊断和治疗患者病症,存在延误;并且不符合医疗诊疗规范;
 
2、现在患者存在呼吸功能障碍的症状;但是考虑到患者存在尘肺作业的情况,是由于执业因素还是由于医院治疗不当造成的能够障碍,由各位专家判断。
 
3、在整个治疗过程中,患者本人及其家属不可能干预及影响医院的治疗措施;不存在任何可以归责于患者本人的因素;因此不应该作为医院免除法律责任的原因;
 
 
                                           代理律师:王冰 律师 
 
                                                2017年 12月10日
 
 
 
王冰 律师 2017年12月20日
 
中国医疗事故纠纷律师网  www.wblawyer.com.cm
 
姓名: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中国医疗事故纠纷律师网 京ICP备06038976号Copyright © 2012-2024 版权所有医疗事故纠纷部 王冰律师
手机:13426183608电子信箱:tree32@sina.com tree33@163.com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安慧桥亚运村中国五矿大厦11楼1121室
北京市国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