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冰律师诉北京世纪坛医院医疗损害赔偿案代理意见

发布时间:2013-10-17 16:21 点击次数: 在线咨询律师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2012年12月16日患者因双手麻木被诊断为“混合型颈椎病、2型糖尿病、高血压病”等疾病住入被告医院神经内科(干部2科)治疗,入院时步行入病房。住院过程中主要接受针对糖尿病治、活血化淤、营养神经等对症治疗

住院过程中血糖控制不理想,需要应用胰岛素治疗(2012年12月27日4时20分,患者突然出四肢间歇性抽搐,20分钟后好转。医生未对此次发作进行进一步检查,也未进告诉患者为何原因。

患者住干2科治疗28天,治疗效果患者本人满意。虽然仍主诉双手麻木,仍需口服降糖药维持正常血糖水平,但精神好,语言沟通顺利,可以看报,每天晨、晚饭后去后花园散步。此时患者已经准备出院。直到五一长假结束,患者从未向任何人提出要求请外科会诊,更无要求手术的事情。

五一长假以后,外科的一位医生来到神经内科干2科,告诉患者“颈椎片上显示4、5、6三节椎间盘已经严重病变,压扁,突出成葫芦状,必需进行手术,否则就会突然昏迷,瘫痪”。并告患者说:“你的手术只是一个门诊小手术,一个星期折线,三个星期出院”。这么简单就能解决困扰患者许多年的病通,真是太诱人了,为了提高未来生活质量,经患者同意于5月15日转入骨科住院。

5月17日晚患者刚睡下,医生就叫起患者,要求在昏暗的床头灯下、床头柜上进手术同意书签字。拿来签字的只有一张纸,患者因为看不清,就让倪医生念,倪医生念的内容患者也是听的模糊不清,患者认为反正“只是门诊小手术”,履行个手续吧,所以就签字了。之后被告医院骨科又二次要求患者签字,均被拒绝。手术前患者要求请三院的医生来为其做手术,也被医生拒绝。

5月18日,被告医院为患者在全麻下施行了“颈前路椎管减压、椎间盘摘除术、椎间张合器植骨融合术”。术后患者醒来即感左半身、左侧上下肢体完全瘫痪。瘫痪发生后,被告医院未对患者说明发生瘫痪的原因,也未给患者进行及时有效的脊髓神经的康复治疗。到了手术后第75天(8月2日)方才给患者安排高压氧治疗。北京市城市医疗保险规定脑、脊髓损伤应用高压氧康复治疗者,只能在损伤后的半年内享受医疗保险,所以患者由于被告医未及时给患者施行高压氧康复治疗,导致患者脊神经损伤后康复效果差,同时自不能享受医保高压氧的待遇。

手术后26天颈部CT显示:“颈2—6水平后纵韧带、前纵韧带明显增厚钙化,压迫硬膜囊,压迫局部脊髓前缘,相应段椎管狭窄”。

一、关于医疗过错行为

(一)未进行椎管减压手术,构成医疗过错,也构成违约

患者2012年12月20日颈MR扫描显示:“颈3-4、4-5、5-6、6-7椎间盘均向后突,与增生的后纵韧带共同压迫硬膜囊前缘及相应的双侧神经根”。检查结果说明患者颈椎病变的原因主要在于椎间盘突出及后纵韧带增生两方面原因。患者手术前所制定的手术方案是:“颈前路椎管减压、椎间盘摘除术、椎间张合器植骨融合术”。从该手术方案可知手术应该对通过椎板手术以进行椎管减压,通过对椎间盘摘除及后纵韧带手术以减轻脊髓受压。

手术后的2012年12月14日颈部CT显示:“颈2-6水平后纵韧带、前纵韧带明显增厚钙化,压迫硬膜囊,压迫局部脊髓前缘,相应段椎管狭窄”。

从上述复查结果可知:被告医院实际上只为患者施行了颈4-5、5-6椎间盘的椎间盘摘除术、椎间张合器植入术。因为椎板并未手术,所以患者实际上并未进行椎管减压术。

 人民军医出版社出版的《现代脊柱外科学》(贾连顺主编P684)(资料1)认为:颈椎病手术治疗的基本目的为:“脊髓、神经组织的减压、获得与脊髓相适应的椎管容积等”。根据此医学理论,本手术的首要目的应该为椎管减压。然而被告医院针对这样的一个椎管狭窄已经很严重的病人,只进行4-5、5-6椎间盘摘除术,未进行手术前约定的椎管减压术。

被告医院未给患者进行椎管减压术的行为,不但构成严重医疗过错,同时也在手术方式及手术范围上对患者构成围约。

(二)摘除颈4-5、5-6椎间盘后未按照规范进行植骨,构成医疗过错
按照手术规范及本例手术术前设计,在摘除相应椎间盘后需要对相应的部位在植入椎间张合器的同时植骨。然而被告医生根本就没有在髂上取骨,也没有在患者身体的其它部位取骨。所以根就不存在植骨的可能。另外,5月22日及6月14日颈椎CT显示颈4-5、5-6椎间盘摘除后的部位,只见金属高密度影及气泡,未见有植入的骨头。

被告医院的这种未按预先设计的方案及与病人谈话签字的内容约定的内容进行手术的行为,即构成严重的医疗过错,也构成违约。

(三)手术中未处理后纵韧带,构成医疗过错

患者椎管狭窄的原因除有椎间盘突出以外,还存在后纵韧带增生的问题,术后复查颈椎CT清楚显示后纵韧带增生仍然是椎管狭窄的重要原因,而且术后椎管狭窄仍然严重存在。因此原告认为,被告医院在手术中未对患者的后纵韧带进行必要的手术切除,存在医疗过错。

(四)依据无效的术前签字对患者进行手术,存在医疗过错

我国1994年9月1日施行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中第三十三条规定:“医疗机构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特殊治疗时,必须征得患者同意,并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

法律规定对手术前签字,需要患者本人同意而不是签字,但需要患者家属签字才能有效。本案中患者家属被医院叫来两次均拒绝签字,因此患者本人签字从法律意义上讲是无效的。同时本案中还有如下情节更增加了患者在手术同意所签字无效:

1、被告医院在患者住内科时就主动到内科去宣传此手术“只是一个门诊小手术,一个星期拆线,三个星期出院”。这种宣传使患者相信了虚假效果,并基于这种错误认识才同意手术并签字。这种宣传具有以下特点:①患者没有请会诊,神经内科干2科也没有请会诊,被告属于不请自到;②宣传内容虚假。鉴于上述二点,被告医院的这种医疗行为构成诱骗患者同意手术。

2、被告医院的医生选择晚上患者已睡下以后找患者签字,并且是在床头灯昏暗的灯光下,这对于一个77岁的老人来讲,要求其在睡意朦胧且看不清书面内容的情况下,在短时间内弄明白医学上复杂的风险关系,是非常困难的。被告医院依这种方式让患者签字,涉嫌诱骗,其产生的患者签字结果应当无效。

3、被告医院的手术同意书是两页,其中手术风险告知的实质性内容在前页,签字者签名部位在后页,根据患者回忆,当时签字时医生只拿来一张纸,患者也只在这一张纸上签了字。但此页上没有手术风险告知的内容。而有内容的一页上没有患者签字,所以患者的签字只对第二页有效,而对第一页无效。

综上,本案的手术同意书只有患者同意没有家属的同意及签字,按照法律规定无效。同时上述三种情形更加证明手术同意书的无效性。因此本案属于没有履行或是没有有效履行手术签字手续。

(五)为患有禁忌症的患者施行颈椎手术,构成医疗过错

患者为严重糖尿病患者,需要胰岛素治疗。晚期糖尿病患者同时合并心、脑血疾病的几率是非常高的。患者4月27日住神经内科期间,突然发生全身间歇性抽搐,经硝酸甘油治疗好转,说明患者存在有严重的心血管疾病。做为医学常识,糖尿病没有得到控制,是不能施行大型的外科手术的。

人民军医出版社出版的《现代脊柱外科学》(贾连顺主编P684)(资料1、2)认为:“如果患者存在肝脏、心脏等重要脏器患有严重疾病,不能耐受手术才,应列为手术禁忌症”。根据这一医学原理,因为患者存在心脏、胰腺等重要器官疾患,特别是患者存在严重糖尿病,实际上是不能而受手术的,存在手术禁忌症。
被告医院为具有手术禁忌症的患者施行颈椎间盘摘除术,存在医疗过错。

(六)手术后发生瘫痪,未及时给予高压氧治疗,构成医疗过错

脑脊髓损伤后的康复治疗需要高压氧治疗,并需要在损伤后立即进行治疗。但是被告医院到了手术后第75天(8月2日)方才给患者安排高压氧治疗,导致因手术损伤的脊髓因未及时得到高压氧治疗而失去了功能恢复的机会。
被告医院未及时为患者进行高压氧康复治疗,构成医疗过错。

(七)医院医疗质量管理混乱,构成医疗过错

根据我国核心医疗质量管理规定,本例大手术需要术前讨论,并做好充分的术前准备工作,特别是患者的心理准备及适应性训练。颈前路手术需要患者训练适应气管推移适应性训练3-5天等。这此被告医院均未安排做,说明被告医院的医疗质量管理非常混乱。这也是导致手术失败的重原因。

二、关于医疗过错的损害后果

1、因为被告医院严重违反手术操作规范和手术违约,导致患者左半身、左上下肢瘫痪;
2、因瘫痪卧床导致心脏病、糖尿病等许多老年性疾病加重,难以控制;
3、由于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专门的人照顾,增加患者的经济负担;
4、因为针对脊神经损伤康复治疗的高压氧,在损伤发生六个月后属于自费项目,故在高压氧治疗上,由于被告医院的过错,造成患者增加经济负担;
5、因为半侧身体、肢体瘫痪造成患者晚年生活质大幅度下降;
6、因为瘫痪卧床导致患者及家属精神上承担巨大压力。

三、关于医疗过错与医疗损害后果之间的关系

被告医院未按照规范手术要求进行手术,以及手术内容与术前约定严重不符,导致患者瘫痪在床,并且由于瘫痪又导致一系列的后果。被告对以上后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被告的医疗过错与上述后果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

四、关于法律责任

《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二十五条规定“医疗机构执业,必须遵守有关法律、法规和医疗技术规范”。被告的上述行为,明显违反医疗技术规范。具有明显的过错。被告的医疗过错行为,给原告造成了严重的损害后果。医疗过错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因果关系明确。被告的行为符合民事侵权的构成要件。给原告及其亲属造成了精神损害和经济损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被告应当对此承担赔偿责任。

 

 

     
                       代理人:王冰  律师
               
                           2013年10月12日

 

 

文章来自于:http://www.wblawyer.com.cn/

中国医疗事故纠纷律师网   王冰  律师

2013年10月15日

王冰律师接受北京电视台《超级出租车》记者采访 


 

姓名: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中国医疗事故纠纷律师网 京ICP备06038976号Copyright © 2012-2024 版权所有医疗事故纠纷部 王冰律师
手机:13426183608电子信箱:tree32@sina.com tree33@163.com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安慧桥亚运村中国五矿大厦11楼1121室
北京市国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