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冰律师诉北京急救中心、首都医科大学复兴医院医疗案代理意见

发布时间:2013-10-17 11:57 点击次数: 在线咨询律师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2012年12月15日2时左右,患者因突发呕吐,意识障碍伴肢体抽搐,紧急拨打120急救中心电话,北京急救中心于3点25分将患者送入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复兴医院。3:45到达复兴医院急诊室,《急诊抢救病历》记载:突发意识混乱,双下肢无力,呕吐,体检脉搏50次/分,血压150/100mmHg、昏迷、左侧瞳孔5mm,右侧瞳孔3.5mm,左光反射消失,四肢肌张力增高。给予吸氧、甘露醇、醒脑静治疗。4:30双侧瞳孔等大等园,对光反射存在,意识转为清醒,考虑 “脑出血、脑疝可能性大”。5:30转入神经内科病房,《病历纪录》记载:考虑为“癫痫持续状态原因待查,蛛网膜下腔出血、大面积脑出血、脑干栓塞及静脉窦血栓不除外”;“考虑患者病因不明,需要做头颅CT检查,因当时我院CT故障,且患者病情危重,不宜搬动至外院做此项检查,且患者为外地来京工作人员,直系亲属不在抢救现场,无法安排进一步检查”,体检:脉搏76次/分,血压:120/70mmHg,意识混浊,压眶反射迟钝,双侧瞳孔不等大,颈抵抗(++),右手可配合握手。

据《病历摘要》记载,12月15日8:20呼吸心跳骤停,行心肺复苏,气管插管,后收入ICU。12月15日10:20CT诊断:右枕脑出血,破入脑室,伴蛛网膜下腔出血。2012年12月16日《病历摘要》记载,患者目前神志不清,深昏迷状态,双瞳5mm,对光反射弱,压眶反射无,自主呼吸极其微弱。2012年12月10日《会诊请求单》记载:“诊断可能是脑血管畸形破裂出血,但目前的状态可能已是脑死亡状态”。据《死亡医学证明》记载,患者于2012年12月31日死亡,死亡原因为脑出血,感染性休克。
 
代理人受原告的委托,受律师事务所的指派,根据事实、证据法律和医学常识发表以下代理意见,请合议庭高度重视:

一、关于医疗过错行为

(一)、被告急救中心将患者送入复兴医院是错误的。

第一,患者向急救中心呼救的目的是及时得到应有的救治,及时将患者送到有救治条件的医疗机构是急救中心基本的职责,急救中心有义务掌握急救网络中各医院的相关情况,有义务将患者送到具备基本救治条件的医院。本案被告急救中心没有掌握复兴医院CT故障等关键信息,将患者送入存在明显缺陷的医疗机构,使患者不能及时得到正确救治,显然没有尽到应有的注意义务。

第二,在患者不选择医疗机构的情况下,急救中心应当本着就近的原则为患者选择医疗机构,只有这样才能争取时间,使患者得到及时的救治。本案受害人住在蝶翠华庭,周围综合性大型医院很多,比复兴医院近的医院有广外医院、北京电力医院、铁路总医院等,与复兴医院等距离的医院有北京三博复兴脑科医院,特别是广外医院离受害人住处只有几百米。被告没有将患者送往近距离的医院,而是送到了较远的医院,显然是错误的。

第三,在患者不选择医疗机构的情况下,急救中心应当本着就专业的原则为患者选择医疗机构。本案患者有意识障碍、呕吐、抽搐,急救中心应当知道属于神经系统疾病,患者所住蝶翠华庭不远处有我国神经科富有盛名的宣武医院,还有北京三博复兴脑科医院。被告急救中心没有将患者送往对患者治疗更为有利的专业医疗机构,显然是错误的。

﹙二)、被告复兴医院延误诊断。

《神经病学》教材指出:头颅CT可发现脑内相应部位高密度影,能明确出血部位、范围和脑水肿程度及脑室系统情况。临床一旦怀疑脑出血应立即行颅脑CT检查,对指导治疗、估计预后有重要价值。被告也在病历纪录中明确记载“需要做头颅CT检查”。

受害人为颅内出血患者,正常情况下经CT检查可以及时明确诊断,受害人于2012年12月15日3:25到达被告复兴医院,然而,被告复兴医院由于CT故障,到10:20才做CT检查,延误诊断7小时。

众所周知,医院的医疗设备是否完好与患者的生命健康生死攸关,被告复兴医院作为一所三级甲等大型医院应当保证医疗设备的完好和正常运行。重要的医疗设备出现故障,影响医疗活动的正常进行时应当向外界告知,以免患者因此遭受损失。被告复兴医院的CT发生故障后,应当向急救网络进行申明,不能接诊相关患者。然而被告在CT出现故障后,若无其事,继续收治无法诊疗的患者,使患者到不到应有的诊治,导致患者延误诊断与治疗。

(三)、被告复兴医院没有及时给予手术治疗

《神经病学》教材指出:目前认为,对小量脑出血不必冒手术风险,可在CT监护下内科治疗。少数病情不断恶化,CT证实血肿继续扩大者,应及时清除血肿。对发病时出血量大或颅内压明显增高,保守治疗显然无效的重症患者,应及时手术。手术方法的选择应根据经验和具体情况决定,目前用于临床的又开颅血肿清除术、钻颅穿刺吸除术、脑室引流术等。

《外科学》教材指出:脑疝是由于急性颅内压增高造成的,在作出脑疝诊断的同时,应按颅内压增高的处理原则快速静脉输注高渗降颅内压药物,以缓解病情,争取时间。当确诊后,根据病情迅速完成开颅术前准备,尽快手术去除病因,如清除颅内血肿等。如难以确诊或虽确诊而病因无法去除时,可选用下列姑息性手术,以降低颅内压和抢救脑疝。1、侧脑室体外引流术;2、脑脊液分流术;3、减压术。《外科学》教材还指出:出血性脑卒中外科手术的目的在于清除血肿,解除脑疝,可降低病死率和病残率。《外科学》教材还指出:颅内压增高已引起急性脑疝时,应分秒必争进行紧急抢救或手术处理。

本案受害人,3:45被送到被告复兴医院抢救室时,脉搏50次/分,血压150/100mmHg、昏迷、左侧瞳孔5mm,右侧瞳孔3.5mm,左光反射消失,四肢肌张力增高。给予吸氧、甘露醇、醒脑静治疗。4:30双侧瞳孔等大等园,对光反射存在,意识转为清醒。5:30转入神经内科病房时:脉搏76次/分,血压:120/70mmHg,意识混浊,压眶反射迟钝,双侧瞳孔不等大,颈抵抗(++),右手可配合握手。8:20呼吸心跳骤停。患者颅内出血,到被告医院后存在急性脑疝,有手术治疗的指征,没有手术治疗的禁忌症,也只有手术治疗才能使患者生存,然而,从3:25到8:20近五个小时里,被告除了给予甘露醇外,没有及时进行手术治疗。


(四)、被告复兴医院内科治疗措施不力。

1、颅内压增高已引起急性脑疝时,应分秒必争进行紧急抢救。患者3:45到达抢救室时脉搏50次/分,血压150/100mmHg、昏迷、左侧瞳孔5mm,右侧瞳孔3.5mm,左光反射消失,显然存在颅内高压和脑疝,病情十分紧急,而被告于4:30分才执行甘露醇静注的医嘱。

2、《神经病学》教材指出:为防止动脉瘤破裂口血块溶解引起再出血,应使用抗纤维蛋白溶解药物以延迟血块的溶解。被告却没有给予止血治疗。
3、患者脑疝形成,病情紧急,应当加强脱水治疗,被告单纯给予甘露醇静脉滴注,而没有使用速尿等利尿药。

4、《神经病学》指出:对严重脑水肿、颅内高压,药物难控制时,可配合使用控制性过度换气,引起脑血管收缩,达到降低颅内压之目的。被告没有配合使用过度换气措施。

二、关于损害后果

受害人发病后,意识有时混浊,有时昏迷,有时清醒,有时伴有呕吐,肢体抽搐,瞳孔有改变,自身存在脑血管畸形破裂出血,颅内压增高,脑疝形成,但是,如果经过及时正确的治疗,应该能痊愈出院。然而,由于两被告的一系列医疗过错行为放任了疾病的恶化,最终导致了患者死亡。

三、医疗过错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

被告北京急救中心如果将患者送往有救治条件的医院,受害人就能及时得到应有的救治,就可能免于死亡。被告急救中心将患者送到了不具备正常医疗条件的医疗机构,使患者无法得到及时救治,最终导致受害人死亡。北京急救中心的行为与受害人的死亡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被告复兴医院医疗设备存在故障,延误危急疾病的诊断,不按医疗技术规范给予手术治疗,保守治疗的措施也不够有力,使患者没有及时得到应有的救治,放任患者疾病恶化,最终导致受害人死亡。被告复兴医院的医疗过错行为与受害人死亡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四、关于法律责任
代理人认为,两被告存在严重的医疗过错行为,给原告造成了严重的损害后果,医疗过错行为与原告损害后果之间因果关系十分明确,两被告的行为构成侵权。被告侵害了原告女儿的生命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被告应当对此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医疗费518.6元、死亡赔偿金353060元、丧葬费16404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解释》有关规定,原告还要求被告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 5万元。以上各项损失共计419982.6元。请求人民法院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代理人:王冰  律师
               
                           2013年10月14日

 

 

文章来自于:http://www.wblawyer.com.cn/

中国医疗事故纠纷律师网   王冰  律师

2013年10月16日


医疗事故纠纷专业律师

姓名: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中国医疗事故纠纷律师网 京ICP备06038976号Copyright © 2012-2024 版权所有医疗事故纠纷部 王冰律师
手机:13426183608电子信箱:tree32@sina.com tree33@163.com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安慧桥亚运村中国五矿大厦11楼1121室
北京市国振律师事务所